青海分社正文
中国新闻网-青海新闻
搜 索
新闻热线:0971-6263111 投稿信箱:cns0971@163.com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媒体

水鸟翱翔、锦鳞浅底、河清湖宴……这个大湖如此多娇!

2021年10月09日 11:32
来源:中新社微信公众号

  金秋十月,青海湖万顷碧波荡漾,天高云淡,湖天相接―作为中国最大咸水湖,青海湖一直是游客眼中浪漫与壮阔的化身,是长假出行的人们心之所向的“诗与远方”。

图为航拍青海湖。马铭言 摄
图为航拍青海湖。马铭言 摄

  从地图上看,青海版图像一只兔子,而蓝宝石般的青海湖恰似玉兔的眼睛。怀抱近4600平方公里的浩瀚烟波,青海湖比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太湖还要大一倍,它的辽阔超乎想象。

  然而,大湖之“大”绝不仅限于辽阔,曾面临资源枯竭、面积缩小、生态退化,而如今重现静好,“高原蓝宝石”―青海湖在多年修复保护中完成“蝶变”,向世人展示着她的丰富“大美”与和谐“大爱”。

图为青海湖景区。马铭言 摄
图为青海湖景区。马铭言 摄

  大湖之美:变化莫测“她的脸”

  青海湖的“性情”因四时而异:秋日的辽远恬淡正当时,水鸟的嬉戏与人群的喧嚣都渐行渐远,大湖打着瞌睡,预备着冬日的寂静冰封;而来年春日,冰消雪融,暖橙色的夕阳给湖面“镀”上温柔滤镜;到了盛夏,湖水则湛蓝无边,呼吸,仿佛能将一“朵朵”蓝吸入肺中;伸手,仿佛可以拥抱一夏天的风。

  大自然在这里打翻调色盘,青海湖的“撞色”层次丰富,“无缝拼接”中又不乏活泼生气:天蓝与水蓝渐次递进,白云“无心出岫”,悠悠荡荡;风从祁连山吹来,辽阔草原翻卷着柔软的绿意,星星点点的牛羊四散,好似珍珠;黄灿灿的油菜花尽染山野,与湖蓝相衬,置身其中,豁然开朗……

图为青海湖景区。马铭言 摄
图为青海湖景区。马铭言 摄

  除了变化不定的“性情”,青海湖还有很多张面孔:她是“西部歌王”王洛宾眼中“在那遥远的地方”,是诗人海子笔下“青海湖上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”,浪漫而富有想象力;岸边,金银滩草原上的核武器研制基地旧址,诞生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、氢弹;早已淹没在湖水之下的中国首个鱼雷试验基地,仿佛无声地诉说着大湖深藏功与名的过往;依傍湖水,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的车轮飞驰而过,吸引全国、全世界的运动爱好者来此,开启“速度与激情”的梦之旅。

图为青海湖边的水鸟。马铭言 摄
图为青海湖边的水鸟。马铭言 摄

  大湖之爱:我爱你,与你“无关”

  尽管每天吸引成千上万天南地北的游客,但大湖的真正“主角”并不属于人群,而是长久以来在此繁衍生息的野生动物们。

  初夏,青海湖周边各大淡水河河口处湟鱼逐渐聚拢,它们成群结队逆流而上,向着产卵地进发。为了保护湟鱼洄游,青海官方拆除拦河大坝,修建阶梯式洄游通道,帮助鱼妈妈们顺利上溯产卵。河道上空,棕头鸥、渔鸥翱翔盘旋,不时俯冲向波光粼粼的河面。

  距离河道不远的哈尔盖镇,则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氏原羚的栖息地。

图为青海湖岸边奔跑的普氏原羚。马铭言 摄
图为青海湖岸边奔跑的普氏原羚。马铭言 摄

  何玉邦和孙建青在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了十几年,每年2月起,他们会对环湖周边鸟岛、海心山等24个鸟类栖息地、15个普氏原羚种群区域每月巡护监测一次,夏季还会对湿地、物种、植被等进行综合考察调研。

  谈及多年来与水鸟、普氏原羚相处的感受,二人觉得有句话最贴切:“我爱你,跟你没关系。”

  “候鸟孵化季,我们提前在栖息地布设探头,通过视频监控鸟类孵化、破壳的时间,”何玉邦介绍,有时,他们会根据环境变化做些必要干预,“随着暖湿化趋势,从前的沙地长出了草,但斑头雁、棕头鸥都喜欢在沙地筑巢,沙子是它们的‘席梦思床垫’,”他笑着比喻,“所以,我们会提前除草。”

  “我们通过监测掌握普氏原羚的生活习性、种群数量变化,但会避开发情期、产羔季,就是为了不打扰它们,”何玉邦说,“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户拆除了自家的围栏刺丝,我们还人工打井、修饮水池,方便它们的栖息和迁徙。”

  孙建青介绍,这些年随着普氏原羚数量上涨、栖息地扩张,逐渐与周边人类的生活区域交叠,有时会与家养牲畜抢食。

  “越来越多牧民自愿减少养殖,保障普氏原羚的草场。”他说,“但这不是长久之计,我们争取资金给老百姓补饲,未来国家公园建成后,将从机制上进行规划、按市场价核算补偿,保障牧民的利益。”

  此外,青海三级检察机关还建立首个普氏原羚保护通道,避免因国道横穿栖息地而发生的车辆碰撞致普氏原羚死亡事件。

  “游客在公路边看到普氏原羚,都拿出手机拍照,但对我们来说,不一定要亲眼看到它或者离它很近,只要通过技术监测知道它们在自己的天地中很自由,就可以了,”孙建青说,“喜欢而不干扰,对野生动物来说,最好的亲近方式,是远离。”

  据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监测结果,普氏原羚种群数量14年间增长约9倍,目前年均种群数量稳定在2700余只。

  同时,青海湖的水鸟总体数量已达40余万只,鸟类由1996年的164种增至目前225种,青海湖成为中国候鸟种群最为集中的栖息繁殖地,并作为中亚、东亚两条候鸟迁徙路线的交汇点、重要停歇地与中转站。

图为航拍青海湖。马铭言 摄
图为航拍青海湖。马铭言 摄

  大湖“归来”:尊重、平衡、共生

  除野生动物外,环湖地区植被覆盖度逐年提升,沙地、裸地、盐碱化土地减少,水土保持和防风固沙能力增强,湿地、草原、森林、荒漠生态系统功能显著改善,多年来持续实施的封育、禁牧轮牧、退耕还林还草、水环境治理等综合性生态修复措施成效明显。

  “从前,鸟岛附近的旅游公路、科研监测码头、停车场,如今都‘消失’在水下;”“小时候,湖水就在离家不远的山崖下,此后多年间慢慢退去,现在又重新漫过山脚…”目睹青海湖不断“长大”“长高”,何玉邦和孙建青都有种“大湖归来”的感觉。

  据统计,15年来青海湖水位上升3.65米,水体面积增加344.31平方公里,湖泊水域面积恢复至20世纪60年代水平。

  未来,将进一步巩固青海湖生态旅游品牌,完善周边乡镇基础设施和服务功能,在环湖自驾游、骑行游、徒步游以及湖泊草原观光、观鸟观鱼、民俗文化风情等活动基础上,综合利用巨大水体衍生出的生态资源禀赋,将自然教育、生态研学与旅游深度融合。

图为游客在青海湖景区拍照。马铭言 摄
图为游客在青海湖景区拍照。马铭言 摄

  水鸟翱翔、锦鳞浅底、河清湖宴、山青草绿…中国最大咸水湖的辽阔不止水域,还有包罗万象的胸襟。在这片万物和谐的天地,青海湖用自己的“成长”阐释自然的“大美”与“大爱”,也向世人传递着尊重、平衡、共生的启示。

  作者:潘雨洁

编辑:甘晓玲